延寿游鸿明音乐社区

时光追忆丨“阿里郎”夫妇

康语轩介护2019-05-07 11:41:31
康语轩介护
让理念落地 让服务更专业


他们是住在松林之家的一对夫妇,事实上也是最早的一对夫妇。相当于康语轩这个大家庭的“大家长”,陪伴着康语轩的成长。爷爷在2018630日那天离世了,奶奶依旧选择在康语轩生活下去。我听说人离开了这个世界以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,那么,爷爷会不会在奶奶抬头就能看见的地方?




——以下这些再平凡不过的日常生活,是回忆,也是怀念。

文章中出现的他是指柳爷爷,她是指金奶奶



————金博士在阿里郎夫妇身上学到的事儿

讲述人:金恩京


他们是第一对入住的夫妻,但是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去跟他们打交道,我也是很忐忑的,他刚来的时候,问题很多,那种焦虑、暴躁、同时爷爷看不了镜子里的自己啊,我也在摸索,他会不喜欢我们的接近,会甩开我,或许只是接近的方法不对。那我就会在跟他们说话的时候低下身子,真诚地看着他说话;他要站起来的时候,我站在一旁,等他起来;我会让他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去生活,其实也都是通过他在教我们,他喜欢什么,他在用自己的方法告诉我们他的生活方式。

 


有一次我们坐在书吧的这个相同的位置上,在谈话,爷爷特别清楚地用朝族语说:“你们说的我都懂,我都明白,但我记不住了,我不会说了。”我都不知道怎么去接这句话,只能无奈地也回一句:“我也都懂,有时候我也不会说。”


我觉得尽管认知症老人其他味觉丧失了,只知道甜味儿,他们仍旧能感知他人的情感和表达自身的意愿。我们是在照顾他们吗?不是的,他会有时清楚面对自己情况的无奈和悲哀,但是又看到别人没有一个人是他的考官,只是陪他在一起学习的时候,那份尊重他很受用,那就够了。嗯~挺好,我一直相信他到最后也是明白一切事情的。 



还有一次,我真的觉得他在走的过程中,要倒了,因为他的腿在抖,我就从后面抱着他,告诉他:“你不能再动了,你要等,你走不了了,我们必须要坐轮椅。”我让现场去给他推轮椅,他很顺畅地就坐下去了,他什么都明白,他知道自己走不了了。我们只需要在适当的时间给他一个方式,不需要强迫,他也会配合你。


他喜欢甜食哈,我给他从日本拿回来的“白色恋人”的巧克力,他吃了以后,像是发现新大陆了一般,用朝语说:“嗯~这个太好吃了,怎么这么好吃呢。”(爷爷喜欢甜食,但更像是一种对甜日子的珍惜。)嗯……我觉得挺好,那种没有杂质的笑容,是难得可贵的。



————阿里郎夫妇与介护人员的“家人”情

讲述人:卓云睛


刚去爷爷家家访的时候爷爷一句话不说,特别安静地坐在奶奶身边,看向我们的时候会面带微笑,走路时则背着手。来到机构后,因为我跟他们一样都是朝族人,所以对我的信任要比别人多很多,看见我自然也会更亲切,经常会一边摸着我的脸一边用鲜族话对我说:“你是好人。”看见我洗手后手上、手臂上都是水的时候,会拿着毛巾给我擦水迹。上夜班的时候爷爷都会背着奶奶偷偷走出房间,看到我后才会放心,之后由我带爷爷回到房间,爷爷会拍拍自己的床,然后用朝鲜话对我说话,让我也休息一下。  

 


爷爷刚开始特别排斥洗澡,后来我找到方法,边给爷爷零食吃边给他唱歌,爷爷就会很喜欢,从最开始的不习惯到会进浴缸里泡澡,最后到伴随着很开心地大声唱歌,偶尔也会用朝鲜话大声说:“现在的社会真好,以前哪里有这么洗过澡,真好啊。”奶奶看到每次爷爷都这样高兴配合,奶奶也会特别放心,也会每次要求我来给爷爷洗。  


 

我和奶奶总用朝鲜话聊他们以前生活的事儿,爷爷会在旁边特别安静地看着奶奶,也会在奶奶叙述完一些事情后,默默掉下眼泪,之后会抓着奶奶手用朝鲜语说:“现在社会好了,我们都要好好活着。”我们经常给爷爷带一些他喜欢吃的小甜点,然后坐在路边椅子上唱唱歌(朝鲜老歌曲),然后爷爷会把零食跟我一起分享,然后三个人一起笑哈哈的。



————护士心中的阿里郎夫妇

讲述人:魏亮亮


奶奶刚来的时候还需要拄着拐去行走,爷爷身体状况也不太好,但是随着介护人员的干预,奶奶扔了拐,爷爷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好了很多。每次出去走的时候,我们走到一半都会坐在路边的椅子上休息、唱歌、做操,可是爷爷从来没有坐下休息过,宁愿站着等待我们休息好再继续。


 

更有意思的事儿是爷爷奶奶之间保持的“蜜汁距离”,走路时两个人从来不牵手甚至不平行,奶奶在前,爷爷习惯性地跟在身后,距离远了一些时,爷爷就会“蹬蹬蹬”地追上去,奶奶站下来的时候,爷爷也会突然停下,两人之间就保持着不远不近大约一米的距离,在我们看来,爷爷依赖奶奶,像是把奶奶当成了指路的明灯。


 

奶奶很喜欢去接触生活中的新鲜事物,每次院里组织的活动,奶奶都想去参加,但都是在爷爷状况好的情况下,爷爷一旦有什么需要,她一定会先以照顾爷爷为主。


爷爷很坚强,到了身体很虚弱的时候,也会保证每天的行走,即使走一步歇一会儿也要去走,还不准任何人去搀扶。只要爷爷在输液,但是不配合你时,对爷爷说:“爷爷,就快打完了,打完了就可以出去散步了。”爷爷听了,就会很快安静下来,等我把针拔完,按五分钟不到,爷爷就会按奈不住自己想出去的心情,马上往外走,像是要把打针时耽误的“日程”给补回来似的。



对于我而言


我跟爷爷奶奶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长,我总觉得自己有大把的时间和每位老人去相处去了解,却发现,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那么多,通过时间去消耗的,终有一天会尽。细想起来,爷爷在我印象中,最酷的造型是将帽子反戴,穿戴整齐;最开心的笑容是在听到奶奶唱阿里郎后;最慌乱的步伐是发生在外面阴天下雨出不去屋子散步时;最无奈的表情是餐前饭后的吃药输液。关于爷爷奶奶之间的生活点滴也好,之间的温情之处也好,之间的无奈生气也好,我认为都是爷爷奶奶生活“围墙”中的一块砖,一点一点地砌起来她们的这一辈子,我们作为围墙外的人,只能看着砖慢慢成墙,人慢慢变老。

 

Copyright © 延寿游鸿明音乐社区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