延寿游鸿明音乐社区

孟婆汤失效?湖南发现100多人轮回转世,震惊!

精彩人生2019-05-07 12:35:32

 建议在WIFI下观看,土豪请随意!


记者手记:通道侗乡探访“再生人”

文/洪洋

这里有饱经沧桑数百年的风雨桥。

这里有多位百岁老人,数百名近百岁的老人近五百人。

这里山清水秀,空气中弥漫着负氧离子。

这里是天生的养生胜地,有数不清的节日和美食。

这里还有令人惊讶的世界奇迹——众多的“再生人”,轮回转世在这里安享生命的奇妙。


湖南怀化的通道县,位于三省六县交界处,是个鱼米之乡。

风雨桥是历代能工巧匠建造的桥梁,架设在众多的河流间,为人们行走方便,也为人们遮风挡雨。


(探访百岁老人)


这里是芦笙的故乡)

百岁老人众多的侗乡,夜不闭户,路不拾遗,与世无争,即便在2012年的今天,依然如是。这里的百姓淳朴的令人感动。

侗族的寨子里,古楼、碉楼林立,安详微笑尽显,路面干净地如同雨后的晴空。


(县城一隅)

通道的空气含氧量是70%,远远高于现代都市,可想而知其呼吸的感受如何。

我贪婪地呼吸着通道的空气,望着清澈的天空,情趣盎然。



(鸟瞰侗乡)

通道的美食繁多,而以生鱼腌制的制品则更有一番味道,伴着自酿的米酒,寨民猜拳行令,载歌载舞,一切是那么的原始而令人向往。

侗乡九寨有三宝:万佛、再生、风雨桥,意指资源丰富的万佛山及其孕育的侗医文化;世界唯一、充满了神秘色彩的众多再生人,即记得前世的人,或曰“转世人”;和以“风雨桥”为代表的诸多古老侗族文化。

侗乡有三多:节多、笑多、美食多。意指侗族人难以计数的节日文化;和谐的相处造就的微笑多;以及这个鱼米之乡里数不胜数的美食。


到了通道,风景和人文绝对是令人向往的,但是也不得不关注一下“再生人”,亦称转世人,是指人去世以后,其魂魄转世到了另外一刚出生的小孩子身上,其表现为,正常的身体、对前世的记忆。

世界各地都有过“再生人”的报道,零散分布于各个国家,都被当成奇迹去研究,而通道的再生人则众多。


所谓“众多”,即指达到数百人,都聚集在了这个仅有数万人的小小县里,目前,其政府相关部门在册的有百余人,有名有姓,年龄性别无一不详。



(侗寨里的农具)

这其间,有的人前世是病死的,有的人前世是交通事故去世的,甚至有的是因为种种原因被枪击而亡的,总之,一切死法都有,而今,他们带着前世的记忆,活生生地站在了我们的眼前。如果说这不是奇迹,那么什么还是奇迹?

我有幸采访到了再生人,并与之合影留念,期间还搭了脉看了一下,脉相很正常。这个小姑娘前世比较凄惨,这世来到了一个很好的人家,学习非常好,她自己喜欢跳舞,给我跳了一段拉丁舞,非常棒。祝愿她这一世尽享天伦!

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再生人现象,这些我能够直接触碰到了的人,其真实程度已然完全折服了我,不会有一点点的疑惑,也完全颠覆了我以往所接受的教育,有人说,这个怎么用科学来解释?我只能回答:至少现在所有的科学仪器和数据以及公式都无法解释,因为科学仅仅诞生了200余年,而人类至今已经有了近万年的历史。

用科学暂时还理解不了“再生人”。



(侗寨里风雨桥的顶)

在探访中,我观察了当地的水、植物、空气、动物等等,没有发现异常,也询问了很多生活中的问题,均没有值得寻找的规律,甚至他们之间有的还大相径庭。

有的人上世是猪、牛,有的人有过数次转世轮回的经历,基本上没有明显可供寻求的相似点。



(侗寨里的猪;为小狗留出深脑袋的门)

唯一可以深入研究的是,这里的地理位置是个三省六县交界的盆地,按照一个说法是,这里的魂魄亡后无法飞出去,只能在这个地区游走投胎。“通道”的再生人们,有的根据自己的喜好投胎某一个人家,有的晕乎乎地也不知道这么久投了某一家人。

可是也有另外一个问题,中国和世界的盆地多了,怎么就只有这里有密密麻麻的再生人?

中国科学院、中国社会科学院、中央民族大学等国内研究机构、高校以及国外的专家研究了十余年,当然是暗地里,没有大张旗鼓地宣传出来,总之至今没有一个可以值得推敲的正确说法。

汉族的传说是,人死后,过奈何桥、喝孟婆汤,转世可以忘掉前世的事情。这里侗族的人们也有个风俗,即让再生人小的时候就吃红鲤鱼,据说能够忘掉前世,这里到底有多少人吃了红鲤鱼忘了过去事,到底有多少人虽然吃了红鲤鱼也没有忘了过去事?无法计算。

这是一个人类待解之谜,如果谁能解了这个谜,我估计将是史上最最伟大的破译,这是一个令哲学、医学、生物科学、天文学、物理学、地理学、神经学、经济学等等一切学家的研究成果都黯然失色的伟大发现,它将重新梳理人们对外层空间、宗教、遗传、黑洞等学科的认识。

笔者才疏学浅,靠着以前学的和思考的东西,提出了一个假设。

假设如下:

人去世以后,的确有灵魂,而且可以游走而不受任何限制,由于个人爱好和阴差阳错的原因,投胎到了人或者牲畜身上,延续灵魂的生命。

而牲畜也有灵魂,同样会在死后投胎到牲畜或者人身上。至于是否能够记忆起前世的事情,那只能看缘分了。

据通道的再生人们讲,他们并没有看到佛祖、上帝或者阎王爷,因此,我觉得这里的这种再生现象和宗教里面的“修行”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。



(侗寨的宁静)

接下来,就是空间了,我相信他们是是、漂浮在一个和我们共存的空间里,但是只能他们看到我们,我们看不到他们,而他们也无力对我们空间的一切做出影响,仅仅是看到了。这个结论已经在一些再生人的嘴里得到了证实。就是人们说的四维空间、五维空间、或更多维空间。

空间的交叉转换,甚至于雷电巨大的能量影响,能够让物体移位。玛雅文化里的壁画中,一架带有螺旋桨的飞机,一直困扰着科学家,我研究的“成果”是:那架飞机是一战时候英国失踪的那些飞机里面的一架或者数架,失踪地点是百慕大,在刹那间被强大的力量推到了另外一个空间,碰巧飞到了玛雅文明,即爱因斯坦说的“当速度超越了光速,时间将改变”......

说远了。

总之,通道再生人给了我们无尽的遐想,以及无尽美好的愿望。

你想不想有下一世?想不想再生?想不想在下一世有这一世的记忆?或者完成此生未了的愿望?

去通道看看吧,在领略那里超乎寻常的桃花源胜景的同时,也许那里有令你顿悟的惊喜,或许你的智慧可以解开这个谜。

最终你可能会发现,你来自上一世,却未能记住那时的风景。也或许你受到了某种力量的点拨,豁然回忆起了原来的自己。



(记者与再生人小女孩)

老子曾经曰过: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;

佛爷曾经曰过: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六道轮回,周而复始。

耶和华也曰过类似的话。

可能有人会说这是迷信,但是,它确实在那里,只增不减。而很多曾经我们看似迷信的东西,也确实成为了被后来的科学解释清楚了。世间只有人们理解不了的东西,没有错的东西,因为,今天虽未被理解,但它确实存在。如前所说,也许这里的再生现象和宗教里面的“修行”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,但我也相信宗教的修行是可以达到这种现象的。

(完)

注:

文、图皆为文内作者跋山涉水实地考察所得,请尊重版权并勿以商业目的转载。

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香港《紫荆养生》杂志2012年9月号

在通道侗族自治县坪阳乡的地方,出现了一群“再生人”,他们自称是通过投胎转世来到今世,并清楚地记得前世的经历。

坪阳乡位于通道的最南端,处在湖南、广西两省的交界处,一片外人很少涉足的神秘区域。“再生人”这种奇怪的说法在这个地方古已有之,当地将这一现象作为田野 文化并进行了调查,也想解开这一谜团。坪阳乡的领导陆志鑫介绍:“再生人,以前这种现象也是存在的,但是没有做深层次的分析和研究。我们尽管不能从科学上 去考究,是什么原因形成的,但这种特异的文化现象非常普遍,我们坪阳乡只有7800多人口,据我们把这种再生人现象作为文化调查来看,我们统计了一下,就 有一百来个,就有一百来个再生人。”

再生人,就是人生下来更事后,便能如数家珍般的说出他前世姓什名谁、家住何处、做过什么事、怎么生如何死、周围的邻里亲戚等等。更有甚者,会找到前世居住之地,或下葬之所,也有找到上辈子的亲人,再续前缘的。

在 通道这块神秘的地方,不时出现一种非常神奇的生命轮回现象。几位权威专家教授到实地考察后,排除了人为炒作和集体扯谎的可能性,认为很有研究价值,建议设 立“再生人通道观察站”。这种“神秘的生命现象”也许永远是个谜,而正是这未解之谜,将成为好奇者前来通道的恒久动力。

案例一:吴素德死后先转世为牛,牛死后转世为吴晓

吴 晓,坪阳乡马田村人,今年7岁。吴晓3岁那年,父亲带他到姑爷家去串亲,一见到已是古稀之年的太姑爷,小吴晓顿时怒目圆睁,抄起地上的一只靴子朝其猛打, 嘴里还嚷嚷道:“打死你,这个坏女婿,坏女婿!”弄得在场所有的大人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后来,人们问其原委,小吴晓才说出真相。

原来,吴晓上一辈子就是他现在爷爷的爸爸!吴晓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,从3岁会讲话时,就曾断断续续地对家里人说他就是他爷爷的父亲,名叫吴树德。吴树德生前育有 二男二女。被小吴晓追打的正是他上辈子的小女婿。而小女婿过去确实有过不少得罪老丈人的地方,想不到老丈人转世后也还不原谅他的“坏女婿”。之后,小吴晓 在家常常和爷爷回忆起过去他们父子间的很多往事。很多事情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,又一一再现在他爷俩的眼前。

案例二:白猪转世为人 屠夫立地成佛

坪阳乡谱头寨有个吴姓男孩,前世是一头白猪,转世投胎为人后,因尚能准确地认出曾经杀死它的屠夫容某而在当地轰动一时,屠夫容某因此发誓今生今世不再杀生。原来,吴姓男孩与屠夫容某是一个村子里的人,小男孩一岁多时,家人带他到村里去玩,每次只要碰见屠夫容某,小男孩就要拚命地哭叫、挣扎,每次都这样,家里 人也不知道个所以然。小男孩长到两三岁时,每当看见有人在地里采猪菜,他都要告诫他们,哪种菜太苦,哪种菜太辣,采多了,吃不下等等一些话。弄得大人们直 好笑,说他小小男孩能懂啥事。

这个时候的小男孩在村里更加害怕见到屠夫容某。每每见到容某,他就老远都会拚命往家里跑去,每次都这样。久而 久之,村里人感到这里肯定有蹊跷,便试着问小男孩是何原因。哪料,小男孩说出了一个惊人的大秘密。原来,他前世就是他外公家里养的一头大白猪。还说,那天,屠夫容某带着一个人来买猪,白猪见不妙,拚命地往外跑,一直跑到他家背后的山地上,还是被容某等人追上来抓住,抬去他们家给杀卖了。这可是个爆炸新 闻。村里人一传十,十传百。小男孩是白猪转世的事就这样传开了。从此,人们见到小男孩干脆不叫其名而直呼“小白猪”了。这个名字就这样一直叫到现在。

湖南记者找到了这个男孩的母亲陆居桃。

记者:他是什么时候讲前世的事情的?

陆居桃:他1岁多。

记者:刚开始说话的时候?

陆居桃:刚开始说点点话的时候。

记者:他怎么说?

陆居桃:他讲他是猪。人家在外面摘猪菜,他就说你不要拿这种菜,这种菜不好吃,人家问他,他就说他是白猪。

案例三:吴师彩和吴师航 前世生死好姐妹 来生一对双胞胎



22年前,坪阳乡都垒侗寨有一对不离不弃的姐妹伙伴,一次,一人在家因受到父母斥责,萌生弃世的念头,不曾想其伙伴也要跟随一起死,于是双双凑钱买农药喝下自尽。而后又双双投胎转世,成为该乡新寨村吴局聪夫妇膝下的一对双胞胎姐妹。这听起来很像在说一段神话故事,然而,它却是真真确确的真人真事。

这对双胞胎姐妹名叫吴师彩和吴师航,姐姐吴师彩前世名叫石倍盛,妹妹吴师航,前世名叫姚倍罗。

那天,记者来到新寨村吴局聪夫妇家里采访,女主人告诉我说,就在她分娩“双姐妹”的前几天,听人说都垒有一对年轻姐妹喝农药死了的事情。此后,我常常在分娩 前的阵痛中隐隐约约地看见有一对年轻女子跟着我进了家里来。分娩后,果然是一对双胞胎姐妹。当时我并没有想到这事。后来,两姐妹慢慢长大了,懂了点事,便常常断断续续说起她们当年如何喝的农药,如何倒在茶油地里,又如何被人埋了,等等。

尤其是当她们在都垒的爹娘听说此事来看她们时,两姐妹更 是如同看到久别重逢的亲人,一一跑进她们的怀抱,久久不愿离开。后来,随着都垒的人来的次数多了,两姐妹对她们讲了许多过去的往事,件件事情如发生在昨天,令人不得不信。现在,两姐妹的上辈父母都已默认她们就是自己的女儿转世,对她们十分疼爱。而姐妹俩也十分留恋自己以前的家,时不时就要到都垒家去看 看,陪陪年事已高的父母,享受天伦之乐。

案例四:石尚仁 前世24岁高烧而死

在通道县坪阳乡再生人群中有一个典型人物,她叫石尚仁,1962年出生。这位中年妇女极具神秘色彩,她已经十多年都没吃米饭了,每天的主食就是井水和少许蔬菜,肉类是决不沾口。然而,她每天却能正常劳作,并且不感到疲倦。

据石尚仁母亲回忆,石尚仁在两三岁时,就说她是从县溪来,原名叫姚嘉安,并生有一男一女,男的叫吴春,女的叫吴梅。面对记者的采访,石尚仁并没有回避。

记者:你前世是哪里的?

石尚仁:我前世是那边的,县溪那边的。

记者: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有了前世?

石尚仁:小小的时候,能爬在楼梯上的时候了,我就有了这种感觉。我也不知道那就是前世。

记者:以前的亲人都记得吗?

石尚仁:记得。

记者:认你吗?

石尚仁:后来我到11岁的时候去认他们,他们都感觉这个人跟以前的很相同、很相似,从那个时候我们一直在走动。

如今,现年已是年纪大过石尚仁的吴梅一直称石为“娘”。自然,无论是吴梅嫁女,还是吴春儿子娶媳妇,石尚仁都以母亲的身份给他们备礼送去。

石尚仁对记者说,能回忆起前世这种特异,使她有了两个家庭,同样也使她很烦恼,因为人的那个感情啦,从小就好像没有童年一样,感觉这个事情对感情上折磨很大。也许,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许多“再生人”都不愿再提及前世之事。


案例五:吴民恩前世为人母 转世男儿身


吴民恩,男,都垒人,48岁,3岁时就说自己上辈子名叫姚明然,是姚明标的姐姐。姚明然原来嫁到当地杨家后曾生有两女,生育三胎时因难产而去世。她清楚记得 上辈子死于难产时的情景。当时,她因承受了巨大的痛苦,她母亲曾对她说过一句话;“孩子,想我们女人要受这样大的痛苦,下辈子就是做只昆虫也要做只雄昆虫啊。”后来,她死后真的变成一只雄昆虫,后又被人踩死,才投胎转世到当地吴家,成为吴家的大儿子。

吴民恩很小时就能够指认他过去的“娘家”及其“娘家”所有人等,尤其对其生育的两个女儿,如今身为人父的他还是以其“养母身份”自居。两个女儿也乐于接受他就是她们过去的母亲这样的事实。他们互敬互爱俨如一家人,直让人羡慕不已。

案例六:吴宇衡 前世结婚借钱 转世来生照还

2008年11月,通道县坪乡马田村五组的吴春利出嫁了,比春利还小8个月的本村青年吴宇衡竟以“父亲”的身份前来参加婚礼,并送了不少嫁妆、礼物。

原来,吴宇衡的前世就是吴春利的父亲吴金睢。27年前,吴金睢因一场突发的大病不治身亡,留下8个月大的春利跟奶奶生活。壮年去世的吴金睢不久即到本村吴家 投胎转世,成为吴家的小儿子吴宇衡。吴宇衡4岁时跟父亲到春利家去,看见春利手中拿的木算盘,小宇衡便说算盘是他用过的,那时在生产队,他当过记工员,是 队里给他用的。看到门后的扁担,也说是他从八组的一个朋友吴某借来的,还说,当年他结婚还曾经向他借过20元钱,并一直未曾还他。

回家后,小宇衡每过几天就向家里人提起借钱未还的事,小小年纪竟以大人的口气说“借人家的钱不还,对不起人,真对不起人”这样话来。父亲听小宇衡说得像模像样,便 亲自到八组吴某处问这件事,想不到果有其事,又问吴金睢尚健在的妻子,也说确实借过。春利奶奶听说这个事,说既是金睢结婚时借的钱未还,理当由我们去还,于是替金睢还了别人20元钱。从此,小宇衡便不再提起欠人家钱未还这件事情。

Copyright © 延寿游鸿明音乐社区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