延寿游鸿明音乐社区

【雪野来稿】孟婆汤是什么味道

雪野文学社2021-01-11 12:48:03

文/

孟婆汤是什么味道


  跨年钟声敲响时,楼下几个小年青热烈欢呼着新年快乐,声音从窗户传进我的房间,夹杂着冬天里的寒冷。我和你躺在同一张床上,能望见的不是寂寥的星空,而是更为寂寥的天花板。

  你放下手中发着光的手机,忽然转过头对我说,我失恋了。我的手实在不想伸出被窝,不然下一秒我一定会揪住你的耳朵。于是我只是翻了个身,用脚趾踢了踢你的腿,一本正经的模仿你爸的口气说,“早说了别早恋,你要是能多听点我的话,至于现在这样吗?”

  你一反常态的没有回击我,空气安静得让我打了一个冷颤。我正想说些什么缓和气氛,你突然说,“我记得,我小时候,你常给我讲狼外婆的故事。”我恩了一声,然后你也翻了个身,看着我说:“你能再给我讲一个故事吗?”

  我想了想,那好吧,你也长大了。



  和所有的故事开头一样,是在很久很久以前,侠女有一个相好的小郎君。有一天,侠女从梦里醒来,怎么也找不到小郎君了。她四处寻找,托江湖中的各路耳朵打探,始终没有他的身影。

  那天,侠女在客栈里避雨的时候,碰见了一个老江湖,侠女就从头至尾把关于小郎君的事情说给了老江湖听。老江湖听了哈哈笑,他说,"等你尝到孟婆汤的味道了,你就知道他在哪儿了。"

  侠女发疯一样开始寻找的孟婆汤。

  可是该去哪儿才找得到呢?

  她每到一个客栈,便招呼小二,问有孟婆汤否?侠女因此走过江湖城镇每个客栈,她喝到过上好的酒,尝过最新鲜的鱼汤,也被蒙骗过买下劣质的肉,出过名的糕点也从没落下。渐渐的大家都知道,江湖中有一个侠女,四处寻觅美食,美食的味道只要一闻便能道出个三两事,乃可称为,美食第一人。

  可是侠女依旧很烦恼,她找不到孟婆汤,也不知道孟婆汤的味道,这样下去,什么时候才能找得到小郎君?

  有一天,侠女赶路途中在茶馆休息,碰见一个进京赶考的书生。侠女看着书生行囊里满满当当的书,心想,也许书里有对孟婆汤的记载呢!她上前问书生,没想到,书生真知道有这事儿。

  书生说,"你想寻孟婆汤,必然得先抛去身外物,让身心和自然合二为一。"

  侠女恍然大悟。

  从那以后,侠女踏进了森林。她路过春天的樱花,夏天的雷雨,秋天麦芒,冬天初雪,将这些采进壶馕,在山中小屋中熬制了七七四十九天后,终于制得一碗天地之间最纯净的汤水。她捧着这碗汤水,心里又是激动也是忐忑。轻轻舀起一片汤送进嘴里,一瞬间,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被拧成了一团,久久不能舒缓,她想起了小郎君,想起他的笑容,想起他的手抚摸她的头发,眼泪一颗颗都掉进汤里。这是什么味道啊,太甜了。这不是孟婆汤,侠女摔破了碗,夺门而出。

  好多年过去了,侠女在茶馆又遇见那位书生。书生老了,侠女也老了。书生始终没考上状元,而侠女始终在寻找孟婆汤。书生说,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不如你我,都停下来吧,彼此还能有个照应。”侠女摇摇头,她说,不了。她感觉,快要找到了。

  是的,故事的最后,侠女终于找到了孟婆汤。

  那天晚上,她的确见到了孟婆。那是一个面容慈祥的老妇人,头上别着一朵红的娇艳,却与她年龄不符的彼岸花。侠女的前面排着长长的一条队伍,队伍里的每个人都是来寻找孟婆汤的,他们告诉侠女,喝了就能忘了。
  取一寸相思,两份痴心,三两天真,四钱欢愉,五盏爱意,六尺离愁,七丈怨憎,佐以人世八苦,溶入九分忘川之水,这就是孟婆汤的味道。

  孟婆笑眯眯看着侠女,问,“来这里寻什么?”

  这时候,侠女的眼泪不知觉就流下来了,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,她说,“这汤闻着真苦。”

  孟婆哈哈大笑,说,“你跋涉千山万水,饮过春夏秋冬,等了这么久,不就是为了一碗三界闻名的孟婆汤吗?”

  侠女流着眼泪问,“他来过这里吗?”

  孟婆的嘴角仍旧抿着笑意,她告诉侠女,她不知道,他以前不来,现在不来,以后终究要来的,就像你一样。”

  侠女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已经皱缩成了一团,她掉头就走,一路的眼泪流进了奈何桥下的那条江。她经过的那些人,在喝掉这碗汤后,每一个人都显得无比轻松。可她不明白,一个人要有多痛苦,才想要忘掉另一个人。



  故事讲到这里,已经很晚了,你还是不想睡。
  你问我,侠女最后到底怎么样了,结局究竟是什么样子?
  我说,“哪儿有什么结局。三生三世这样的轮回,哪里还说得清呢。”
  你说,“唉,还喜欢他。”
  我打着哈欠回答,“赶紧干了这碗孟婆汤。”




  故事里的侠女大概品尝过世间的所有美味,也永远也不会知道,孟婆汤是什么滋味了。

  你知道吗?但我确实不知道。


雪野文学社
文学|年轻|创造
微信号:xueyewenxueshe
QQ:328605053
雪是纯净的洁白,野是豁达的豪放。


Copyright © 延寿游鸿明音乐社区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