延寿游鸿明音乐社区

【涨知识】海南黄花梨辉煌与辛酸

云夫子文玩2021-05-08 06:48:24

红木家具在中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中国古典家具制作在明清这两个时期可谓是达到了一个顶峰,据记载一张黄花梨床值白银十二两(相当于当时大户人家八个丫鬟的身价),清乾隆时期一斤紫檀的价格为白银二两一钱,由此可见在当时几种珍贵硬木的价格真是令人咂舌,而黄花梨无疑成为木中之首。

红木家具大大兴,加上明清时期的大量砍伐,致使海南黄花梨日益减少,时至今日,野生海南黄花梨几乎被砍伐殆尽,上好的海南黄花梨木料价位已经高达万元每斤,好的料子更是万金难求,价格已经远超黄金白银。一套黄花梨家具更有甚者价值一套豪宅一辆豪车,其自身价值已远超木料本身的价值,作为文化与艺术的载体。

明清时期海南黄花梨一度被作为公民,成为了皇室达官贵族的专用之木,围绕黄花梨发生的一切也已经越过文化或经济范畴。自古及今,从来没有哪一种木头能像黄花梨这样,从一个树种、一种家具用材起步,在更为宽泛的时代背景下,诱发了一连串盘根错节的社会事件。

今天,野生海黄几乎灭绝,我们能看到的活树大多是后期人工种植的,树龄超过50年的种植树也寥寥无几。而从黄花梨家具、黄花梨工艺品到手串等都受到人们喜爱甚至痴迷,并且价格一天比一天高,所以从寻料农民到手串、雕件等加工者都想尽一切办法寻找余留下来的那么一点点海黄。

海南黄花梨极易成活,2000年至今全海南岛种植了几十万株黄花梨,然而成材却极难,50年未必都能成为珠子料,这些树木真正成材得至少要200年以上甚至更久,如今的大料几乎没有了,现在能找到的不外乎一些只能做手串、茶壶之类的小根料了,这些料来自哪里呢。

现在全岛每天还都有一些原材料下山,因为有很多专门上山寻料的农民,他们的脚印布满全岛的大山。不过找到的都是一些非常小的工艺品料,大料(现在大几十斤就能称大料)几乎为零,一般都是几斤十几二十斤的小料,很多海黄爱好者都很好奇,这些料都在哪?怎么才能找到?

过去,海南老百姓对海黄根本不在乎。过去砍的海黄都是从地表以上锯掉的,树墩树根没人要,于是大量树墩、树根一直被埋在土里。但是70、80年代国内很多制药厂收购海黄作为制药原料(当时5毛一斤),这时候树墩基本都被挖走了,留下的只是难挖的树根了,现在农民为了能找到这些树根,每次上山都要邀上5-6个人结伴开着拖拉机跑几十甚至上百公里到山里寻找,每次上山基本是3-4天,带着简单的生活用具扎营在山脚下。

如今在进山寻料,几乎都是地毯式搜索,每个人拿着刀、铲、锄头上山,往不同方向的山洞里钻,地毯式的搜索,只要有坑的地方都要挖上一会,或者每走一小段路就要停下来扫一些烂树枝来烧火,为什么呢?

因为这个坑可能是曾经的大树被砍伐后留下来的,坑底下必有树根。 烧柴火坐闻其味,如有海黄的味道那么说明此地曾经有海黄成长过(这也只有黎族大哥才有的经验)。

前几年,海黄老根料容易找,霸王岭,公爱,板桥,石碌,尖峰岭,每天都有料挖出来。至今,当地还流传着一个妇女打柴捡到三十多斤的海黄小料的故事:

一个黎族阿妹在山腰下打柴时,无意中发现地上有一些很像花梨格(地方称呼)的根料,好奇心的唆使下,她上前捡了起来,砍一刀拿起来闻,没想到居然是块海黄小根料(几两根料老板过来收也有几百块钱)。

于是她在那一个地方地毯式的搜索,怀疑那个地方以前有过大棵花梨树存在,刨开地面上的泥土,将附近的植被翻了个底朝天。直至天快黑了,她找了一半蛇皮袋的小料,回到家称有30多斤。

当时黎族村民组团上山找料,天天都有人下山。有时收料人就在山脚下等着下山,一辆辆金鹿牌拖拉机,拉着一车车人回来。直到现在这这种场景已经不复存在,人们不断的挖掘寻找,整片大山都找个遍。

经过这样反反复复地搜索,现在,几天下来两手空空的也是家常便饭,这样上山寻料确实非常不易,搜寻出的材料越来越少,现在基本搜刮殆尽。一次能找到几斤小料的已经算是走运了,所以海黄那高高在上的价格不足为奇。(海南朋友每周到山里等一两次料,真心感受并非炒作。)

盛极而衰、否极泰来是世间事物成长发展的规律,21世纪初叶十年间,黄花梨演绎了同样的故事:绚烂之极,归于平淡,黄花梨资源被集中在短短的一段时间内迅速消耗,导致现在一料难求的现状。如今海南黄花梨已受到保护和大量的种植,相信在几十年后或者几百年后海南黄花梨一定会再现昔日之辉煌。

Copyright © 延寿游鸿明音乐社区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