延寿游鸿明音乐社区

一眼一生《五月的雪》

诗人爱听的歌曲2021-08-08 06:13:33

《五月的雪》

——诗人与琴弦的陪伴

 

 

《五月的雪》……一直下不了笔,只是确定一定得写。反反复复删掉重写,发现什么话也不够它的重量。一个我跑到音像店雨避雨的傍晚,转身见自己正靠着一张蓝白色海报,就是遇见诗人最难忘的一眼。

 

少年时候的事。1999年春天,没到十六岁,不过很快了。那段时间不唱歌、不打球也不与同学同行,不是因为心情不好,是不想总被人善意的问起,不想重复解释,自己并没有别人认为的悲伤。想要清净,于是选择回避人群。唱片里的声音,那十首歌曲,成了单调生活里的全部内容,几次清晨醒来看到音乐仍在循环播放,专辑也在怀里,潜意识里还很害怕压皱了歌词本刻意保持了距离。就这样背着它到毕业,到升学,到书包里的书都换了,它也没换。直到新班级报道,被他看看见,我也看到他书包里的《五月的雪》。这是我们第一段话题,我也终于又接受有伴唱歌,有伴打球。

我一直认为困境存在于每个人的生活,自己永远不是最难的那个。诗人的出现,我从不想形容成一种绝境逢生或者像Beyond一样说成是谁低潮期人生的救世主。他不是,他的歌也不是,他弹的琴也不是。他从不让我感到得与命运争执,因为根本不需要,我活得很好。诗人带着琴来到我的世界,只是为了陪伴,贴心、温暖、平静且寸步不离。这是那时的我唯一需要的、正确的关怀,胜过客气的问候。在我把专辑放进书包的那天,他的声音和琴弦就成为身体的部分,不再有什么特别的含义,就这样静静的在耳边唱歌,静静陪着我成长。

二十年过去,身边的人就像上学时书包里的书本不停更替,唯一没变的仍是Ipod里的歌。但诗人所有的发行中,《五月的雪》就像是专门为我选定了发行时间,没有太早或太晚,也刚好在那一场雨被我遇见。

 

今年五月,诗人再一次出现,在不想和任何人说话的时候……那一刻,我面对屏幕终于陷入沉思。不是因为他说什么,而是因为他这样做了。

事到如今,我不想再针对这些事本身说自己有多么被感动。如果说他是诗人,那么他比任何人都懂得精神的力量,然而比起电音中的嘶吼和咆哮,诗人手上的弦实在太温暖,弹给十六岁的人,不会带来任何危险。记忆追溯到那个雨天,诗人在最恰当的时间出现,没有特意打招呼,只是用最轻柔的动作扫下了琴弦,脸庞里也没有一丝要占据灵魂至高处那救世主的样子。

写到这里,我望着手边的最常听的最近的专辑,突然间发觉,自己究竟有多久没有仔细看着,诗人,早已不是二十年前那个蓝色海报上的样子,嗓音也在时光打磨中淡去了几分激昂,从耳朵坠落于心底比从前更柔和,MV中也再不见《孟婆汤》的释放,笑一下,是多么弥足珍贵。真的时隔太久,这两张专辑从没摆在一起,就像不敢看自己十几岁的照片,是两个人。三年前《最近的游鸿明》发行,我悬着心终于安稳回落,也被诗人短发中洋溢出的宁静深深吸引,却从不曾回头想想,自己也早不是热血青年,走入这个心智逐渐成熟能独自抵御干扰的年纪,真的就那样理所应当吗?难道忘记大学毕业前是为谁听信了摇滚,激动纠葛半年最终泪流满面的听完那年发行《诗人的眼泪》。为什么现在连身边最熟悉的人都会对我突然唱起诗人的歌感到不解、甚至震惊?那是因为在诗人歌声中度过的日子里,我身边根本没有人!谁知道我在听什么想什么?如果那年家庭变故我提早触碰了嘶吼电音;如果当我想拿起一张唱片带在身上,伸手却发现没有谁是我愿寸步不离;如果被摇滚音符蜇伤厌倦音乐时不是诗人的那颗泪扑灭心火……我还确信自己不会改变吗?不知道,我也不想知道,诗人也没有给我丝毫机会验证这些“如果”……就是年复一年在我耳边默默存在,将那种不曾被他写进歌词中对生活的信任,用琴弦谱写成爱,投入身边岁月寸步不离的陪伴。

所以,诗人的字我不想再拖二十年,难道要等自己再也拿不起笔,眼睛也花了,才想起还有些话没有说给他听,却失去了诗人的消息,只能对着手中的专辑发呆,身边仍没有能听懂的人……

我绝不会让自己留下这样连想一想都痛的遗憾,写几个字真的不难,我又不是不会,而且比起散文、论坛、离奇或煽情的小说,是再简单不过,仅仅是记录自己在他的声音陪伴中走过的最真实的路,就已成书。

 

这原本是写在后记的一篇,写着写着,就突然觉得后面的所有内容全部是多余,是累赘,自己反复说的都只是这一件事,这一本书都是多余,甚至有种不要赠送的念头。这才是唯一真实的部分,没有丝毫与现实无关,是所有文字的源头。我之前还说结束前要写一段自我介绍,写给谁?这些年,一直陪在我耳边的诗人还不够了解我吗?也不会有人比他更了解。

 

为这篇内容我至少写过十几种开头,放到最后的时间来写,也是因为根本不会写。十月初的安排是补充遗漏和补图,结果工作之外的所有的时间用来想该如何写它,篇幅不长,却彻底撕开回忆,一路狂奔到1999年的车站,仍然没有带伞。注视着那个栖身避雨的少年,正转头看见身后海报上还只是陌生的“游鸿明”,我的眼睛终于时隔二十年再一次被那天的雨天淋湿,模糊中看着她面带好奇走近音像店的门,缓缓的拿起那张即将成为她生命中没有任何记忆能够替代的——

《五月的雪》……

 

唐琳 2018.10.7

 

 

我的《五月的雪》终于写完了,两张图也差不多是我心里的样子。这简直是我回忆中最难表述的经历。好不容易写出,但仍是不成样子。除非有一天我真的学会怎样当诗人,不然就用现在的言语,我甚至是觉得是对我那段记忆的亵渎。写完了竟都会对着屏幕长叹,心里突然浮现一句,好想那时的你,却怎么切换在听都不是。真的好希望声音是能够穿透时间,好想对着过去说:“谢谢你陪我。”老大,请你帮我带话给他行吗?如果可以,说我一直没忘记……



Copyright © 延寿游鸿明音乐社区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