延寿游鸿明音乐社区

《孟婆汤》戳中谁的泪点

涛涛2021-02-02 14:11:33

 

20日,一篇学生作文登上百度搜索热点头条。在这个“专语怪力乱奇”的时代,也算得上一个颇有情味的事件。这篇题为《孟婆汤》的文章是浙江省第五届新少年作文大赛高中组一等奖作品,出自东阳中学高二(16)班申屠佳颖之手,她写了自己和因车祸而脑损伤的母亲之间的故事。为什么“戳中太多人的泪点”?原因大概在于:一是物伤其类,令人悲从中来。人世无常,旦夕祸福,和睦安逸的家庭转瞬间凄风苦雨,血肉之躯在残酷命运前的无能为力让人扼腕。二是感人心者,莫先乎情。毕竟血浓于水,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遗憾和悲怆更凸显出亲情的弥足珍贵。眼泪是滚烫的,情感是真挚的,然而,细读全篇,椎心泣血的悲痛之外,始终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情结——对母亲的忏悔。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?也许失去才知珍惜吧。

如果没有这场车祸,这对母女的关系可能就像当下中国无数普通家庭一样:孩子耳朵里,有父母“荆棘一般的话语”,孩子的眼里,父母“功利愚昧世俗做作”,孩子对父母“冷漠和苛刻”。明明彼此相爱,却要相互伤害,只因为青春期撞上了更年期?无须苛责孩子,也许每个人的生命过程中都有过叛逆的风暴期,史铁生、朱自清等等名人也概莫能外。固然有孩子的少不更事、狂妄无知,但是否做父母的就无可指摘吗?说句不敬的话,爱孩子那是老母鸡都会的,但如何爱是一个很深的学问。常看到有母亲在大庭广众之下厉声辱骂自己的孩子,甚至说出“怎么还有脸活着”这样的话,也常看到父母在子女面前公然破坏公物或游戏上网。如此垂范,堪当“子女的第一任老师”?

这也不能单方面怪家长,家长并没有上岗证,很多家长都是在学着做家长。生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父母如何跟他们“数字原住民”的子女沟通?如何弥合彼此在生活方式、思维方式、思想观念上的巨大差异?尤其在这个价值多元、阶层分化、竞争激烈的社会,广大父母都面临着子女“如何成人和成才”的压力。即使是文中的母亲,从只言片语也可以看出对孩子学业的焦虑,希望孩子“考年级前五”,即使在重症室里看到久别的女儿,“她转过头来,继而别过头去,她轻声说:‘佳颖读书不认真。’”实在让人内心发堵。爱之深,责之切,家长无非是“恨铁不成钢”,更兼社会竞争激烈,教育失范,“剧场效应”愈演愈烈,家长的激烈言行无非是内心焦虑的反映。

上世纪60年代,美国霍普金斯大学教授詹姆斯·科尔曼向国会递交的《科尔曼报告》表明:当一个国家社会经济条件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学校教育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重要,真正重要的其实是家庭。那么,作为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,家庭教育在当下是否受到了足够重视?学校为主体的教育在其中有没有、能不能有所作为?比如,开展讲座、沙龙、家长学校活动,利用qq群、微信等工具对家长传授正确的成才观,指导亲子沟通技巧;通过感恩教育引导子女理解父母,主动沟通,等等。当然,感恩教育并不应该只是在节日“洗脚”“磕头”之类的,更不能上演大庭广众之中的秀场,它应该是入耳入心、春风化雨的。

《孟婆汤》写得缠绵哀感,九曲回肠,获得一等奖当实至名归,再次印证“真情出至文”这颠扑不破的道理。由此反观当下作文教学,少慢差费情况严重,不少老师热衷给学生讲套路,讲技法,甚至走背范文的“捷径”。殊不知作文是最自我、最讲真情、最个性化的,跟《孟婆汤》有异曲同工之妙的,《祭妹文》《与妻书》《寒花葬志》,这些千古名篇谁不是如鲠在喉、不吐不快之作?流水线作业、批量化生产只能出产千人一面、千部一腔的现代“八股文”。甚至一些学生胡编乱造,甚至不惜编造父母双亡来博取高分,如此下去,何谈写作,何谈育人?作为老师,要多引导学生关注细节,关注生活,用真情滋养文字,用文字滋养生命,这样,作文和做人都能有所成就。

我们笃信:生活即教育,而教育,让生活更美好。最后,惟愿申屠佳颖的母亲安康,惟愿真情不老,愿《孟婆汤》让世人忘记烦恼和病痛!


  

父母的爱,你感受到了吗?

——朝阳中学八2班学生眼里的父母的心

指导老师:黄婷 殷涛

 

母亲篇

一、睡梦里的母爱

大概六七岁的时候,爸爸妈妈在外打工,于是我就由奶奶带。他们很忙,每年只有过年的时候回来。

记得有一次,妈妈从常州回来,有可能是那晚我知道妈妈要回来,就没有睡得那么死,半夜里,我好像听到了妈妈轻轻的脚步声。朦胧中睁开眼睛,模糊中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忙碌着整理东西,她的动作很轻,很轻。朦胧中,我好像我轻轻的叫了声:“妈妈”。妈妈停下了手头的事情,走到了我的床边,眉头一皱:“还是把你吵醒了,快睡吧,时间不早了”说着便将我的被角往上提了提,亲吻了一下我的额头。

不知什么时候又睡着了。(叶青)

 

那是一个冬天的夜晚,我睡在被窝里,也许是有点感冒,翻来覆去的,闹出了动静。两只胳膊耷拉在床边,一只脚也顽皮地跑了出来,汗珠也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。睡梦中,迷迷糊糊地感觉一只微凉的手在我头山抚了一下,过了一会儿,额头被盖上一块小手帕,上面沾了点温水,也许是怕凉水惊着我吧。我艰难地睁开眼睛,原来是妈妈正蹑手蹑脚地为我擦汗,床边凳子上摆着我白天挂了“彩”的裤子和针线,妈妈这么晚还在为我缝补,也许是听到了我的不安分,妈妈放下了针线,来到我身边。妈妈帮我掖好了被子:“没事,妈妈在,睡着了就好了。”我喃喃地喊了声妈妈,拧巴的眉毛慢慢舒展开来,浑身也跟着安分下来。(张丽珠)

 

随年级的增长,我的作业也日益增多,而妈妈偏偏每天都是中班。于是,我们有了无数次的“擦间(时间)而过”。但是,我每天晚上都会做“同样的梦”。梦中,随着微弱的“咯吱”推门声,妈妈将头探进我的房间,从门外照进一丝朦胧的灯光里,我看到了妈妈温柔试探的眼神和向上牵引着的嘴角,我想这时,妈妈的眼睛里只有我的影子,心里只有对我的关切。她温柔的目光,灿烂盈盈的笑,嘴角泛起的弧度,都是一个母亲最和蔼最慈祥的模样。于是睡梦中的我会满意地哼唧几声,随即,进入香甜的梦乡……(张雯迪)

 

二、只怕我冷的母爱

我不停地看着手表,秒针一格一格地转动,寒风透过窗户的缝隙,争先恐后地涌进教室,发出“呼呼”的呜咽声。肚子里好像有一把火在燃烧,怏怏地趴在桌子上。突然,“叮铃铃”,下课铃声仿佛悦耳的协奏曲。我赶忙收拾好书包,急冲冲跑了下去。到了校外,穿梭在人群之中,却看不见那熟悉的身影。“欣旖。”蓦然回首,看到拿着大衣高高举起的妈妈,立刻走了过去。鹅黄的灯光下,妈妈显得格外纤瘦,鼻子红彤彤的,微抿着冻得发紫的双唇,双手来回不停地搓着。我走到妈妈跟前,卸下书包,我听到妈妈说:“来来来,赶紧把衣服穿上。”说着拿起衣服就往我身上一套。“这个蛋糕,刚刚买的,饿了吧,赶紧吃。喏,暖手宝,刚刚摸摸你的手都僵了,赶紧拿着。”言语里没有丝毫空隙,我说不上一句话,只好静静地听着。其实,我的手哪里冷……夜色渐深,风吹着妈妈的发丝,轻抚过我的脸旁,妈妈终于沉默了,灯下是我们母女俩前行的身影。(刘欣旖)

 

母亲是个节衣缩食的人,每次买东西她都会在自己的本子上写下要买的东西。我记得有一次,我和母亲走在路上,我穿得很单薄,只穿了一件衬衫。我看见路边的人们都穿着粗大的棉袄。树木也被稻草裹得严严实实的,而我正打着哆嗦,哈着热气。还时不时地打着喷嚏,刚打完便听见母亲的训斥:“让你穿,你不穿,说小了什么的,我们那年代想穿都没的穿,现在的小孩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!”说着走进了路边的店里,翻找了一会儿,看了下样式,在我身上比了下大小,就到收银台付钱了。我看着母亲拿钱时没有半点犹豫,想起以往母亲都是舍不得吃,舍不得穿,这也嫌贵,那也嫌高……“给,快穿上吧。”说着把衣服展开让我伸进胳膊,顿时,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暖意,我拉上拉链:“谢谢妈妈。”母亲牵起我的手,手心传来了温暖:“下次少做这样的事,走吧。”(张英浩)

 

天气已入冬。寒风在屋外吹着,室内的温度也在降低。“啊切!”响亮的喷嚏声,打破了室内的宁静。厨房里阵阵切菜声瞬间停住,转变为匆匆走来的脚步。“怎么回事?”关切的声音传来。只见妈妈端着杯子走到我面前,热腾腾的开水冒着气,“来,暖暖手!”我接过了杯子,握在手心,一丝暖意流进我的身体。这时,一件衣服披在了我的身上,“多穿点衣服,不要感冒!”我放下水杯,拽了拽身上的大衣,看着母亲温柔的笑容,点了点头,再次喝了一口水,温暖溢满了我的身子,溢满了整个屋子,淡淡的灯光下,是那还冒着热气的水杯。(奚彤瑶)

 


三、母亲的心只为孩子跳动

还记得那天,学校举办活动,许多家长都来了。等到活动开始时,我发现只有我的家长没有来。正当我心灰意冷时,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奔来。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是妈妈来了。按平时来看,她现在应该在上班才对,可她却赶来陪我参加活动了。她脸上的汗珠还在不停地往下掉,脸红扑扑的,她轻轻地喘着气,说道:“开始了吗?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此时的妈妈有点狼狈,可在我看来,妈妈从未如此好看。我紧紧地握住妈妈的手,感受这来自妈妈的温暖,妈妈的爱……(沈欣)

 

忽然,一阵沙沙声打破了房间里的宁静,我缓缓转过身,咦?原来是母亲坐在我身后,难怪刚才觉得背后暖暖的,母亲坐在那儿,静静地为我削着苹果,我看到白白胖胖的苹果小子在母亲灵巧的手里慢悠悠地转着圈圈,拖着越来越长的红尾巴,着急地喊道:“妈,苹果削好了吗?”母亲轻轻地说:“快好了,别急,一个苹果把你馋成什么样啦?”我讪讪地坐到母亲身边,从她身上传来了淡淡的苹果的清香,好闻极了。母亲把苹果放在桌上,把周围的果肉一块块切下来,我立马拿起一块苹果肉送进嘴里,好甜!“慢点吃,看把你急的。”母亲这才拿起被削得光秃秃的苹果中间部分吃了起来。我看着母亲仔细地啃着,想起母亲削苹果的画面,她们总是把刀刃朝着自己,刀背朝着儿女,她们把危险留给自己,母爱是无私的,伟大的。唇齿鼻间缱绻的苹果清香里,有母亲倾注的爱。(高瑞雪)

 

以前在小学时有两次数学卷时仿签的,结果因为功夫不到家,就被老师叫家长了。当天晚上,吃完饭我妈就把我叫到房间里,开始和我谈“人生”,我就在座位上边做边听,其实我也是一耳朵进一耳朵出,只是在她问我时嗯嗯啊啊了几句,可我没发现一直手向我冲来,“啊”一声过后,我的脸上就出现了一个手印,对着光可以看到血管,像一条条小小的山脉。

晚上睡觉前我去洗脸,洗完出来的时候我发现妈妈揉了揉眼睛,当时以为是妈妈困了,可现在想想那时才8点,所以母亲当时也在流泪,也许是因为我的仿签,也许是因为我的说谎,也许是因为我脸上挂了彩……

虽然那次母亲打了我,可我知道这是母亲对我恨铁不成钢的爱,是她“化悲愤为力量”的爱。(陈戚凯)

 


黄婷老师的话:

如果将父母对子女的爱比作一对基因,父爱是隐性的,那母爱应当是显性的,具体表现为唠叨、呵护、陪伴,望、闻、问、切。像个老中医,能敏感地察觉我们的冷暖痛痒,又像我们肚子里的蛔虫,能准确地感受到我的喜怒哀乐。当然,基因也有突变的时候,它会变得失控:当我们生病时,它会变得焦虑,当我们犯错时,它又剧变成粗暴,当我们屡教不改时,它甚至恶变成“六亲不认”……可是,缺了这对基因,我们就会出现很多问题,具体表现为:缺爱、无助、孤僻。

看了同学们所写的片段,我发现母爱不只是昼出夜伏,除了白天口头上、行为上的体现外,母爱还有一个活跃期——夜晚。当我们进入甜甜的梦乡的时候,母爱悄悄地飞到我们的床边,偷偷地看着我们酣睡的脸,帮我们盖好被子;当我们被疼痛折磨得翻来覆去时,母爱急吼吼地冲到我们床前,轻轻地为我们擦拭着头上的细汗,轻拍着我们的背;当我们在温暖的被窝里睡意阑珊时,母亲又在灯下缝缝补补……难道,母爱从来不睡觉吗?

 

 


 “严厉嫌弃”的父亲

一个被暴雨突然袭击的下午,“书怎么会弄丢呢?怎么不把自己弄丢了?”父亲劈头就冲我骂。我委屈地低下头来心里埋怨到:我又不是故意的,说什么说。父亲犹豫了一会儿又说。那你明天要用,该怎么办?我低着头没有回答,父亲似乎看出来我的心思,过了片刻,父亲拿了一件雨衣,冒着暴雨到车库电动车取出来。所有帮我去新华书店买书,我心一颤,这么大的雨,怎么去?

过了一会儿车子从车库取了去来。车子在向前方使劲。与点犹如豌豆般巨落在雨衣上,回应的是一簇簇小水花。风在刮着,雨衣在风中鼓起像一个大胖子。汽车在艰难地向前开,车好像被什么东西拽住了,艰难的向前驶去。随后父亲的背影,便消失在转弯处。我的泪不禁流了下来。有一只鸟儿在雨中翱翔,似乎在找什么东西,我心想:要是我是那只鸟儿该多好,这样我便可以陪伴着父亲在风雨中。(叶青)

 

陈家明,你去把桌上的菜拿去热一下。”

我不满地回答说:“以前不都是你自己热菜的吗?为什么这次是我去热,而且我也不会热菜,你都没教过我。”

今天的爸爸不知怎么了:“每次都是我做你不学,等以后我不在了你怎么办?我以前怎么热菜的你没看到吗?”

我小声嘀咕着说:“那我也是第一次啊!没有经验。”

爸爸不由分说:“你说什么?”

没什么。”

没什么那还不快去。”

我站在锅前,我无从下手,偷偷地瞄了一下爸爸,看到他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看都不看我一下,像个冰冷坚硬的雕塑一般,从目不斜视的冷淡里,我感到他对我的不满。我小心地打开火把锅放上去,等热了一会儿后我快速把菜倒进去,生怕那汤汁溅到我手上。趁着空我又偷偷往沙发那儿瞥了一眼,那雕塑的线条好像柔和了一点,正扬扬得意中,我的手感受到一股扎心的疼,原来是一不留神,手碰到锅了,我悲惨地大叫了一声。爸爸突然从沙发上弹起来,跑到我的身边:“怎么了这是?”我说:“烫到了。”他皱着眉有点责备地说:“你怎么这么不小心!”他嘴上说着手上倒是利索地抓着我到水龙头那冲洗,“爸爸,可以了,我不疼了。”但爸爸还是抓着我的手不放,又冲洗了好久,目光始终盯着我的手,似乎感觉心情平静了点才放开。这次我再偷偷地看我爸的眼神,好像变得温和了一点。(陈家明)

 

 

永不怕冷的父亲

天气很冷,我穿得有些单薄。一阵阵凉风吹过,不禁打起了哆嗦,环抱着手臂搓了搓,头缩得好像一只鹌鹑。爸爸看到了劈头就骂:“穿这少干嘛呢!你要冻死你自己啊。”听了这话不由有些恼火。两人之间弥漫的硝烟,仿佛一触即发。刚想出口反驳,爸爸的动作却让我把这句话硬生生地遏制在嘴里。爸爸解开呢子大衣,一把盖在我头上,动作有些粗鲁。他说:“赶紧穿上。”语气里好似有诸多不耐烦。但是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的手,直到把那件衣服穿着身上,才收回了目光。衣服上的烟草香,残留的一些余热。让快冻僵了的我,仿佛进入了春天。走了一会儿,看着那穿着单薄衬衫的爸爸,低低地问道:“爸,你不冷吗?”久久没人回答。

风吹着,那穿着蓝色衬衫的——爸爸。(刘欣旖)

 

冬季的天空瓦蓝瓦蓝的,寒气布满每个角落,在街道上有两个身影在走动。“到了那里,多穿点衣服,不要着凉……”耳边传来爸爸的“碎碎念”,我一边走,一边不耐烦地听着。一阵寒风向我袭来,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,把身上衣服裹得更紧了。“怎么回事!穿这么少!”说着,就解开了自己的外套,盖在了我的身上。“可……”“我穿得多,不冷!”爸爸不听我一点解释就打断了我的话,“你赶紧去吧。”说完就倔强地转身,风刮得越来越大,但他顶着风,迈着大步往前走,看着在风中挺拔的背影,一丝温暖流进我心里,我的眼眶不禁有些湿润……(奚彤瑶)

 

 


遮风挡雨的父亲

那天,豆大的雨滴像孩子止不住的泪珠,直砸向坑洼的地面。不一会儿,便多了许多仿佛可以养鱼的池塘。我没带伞,准备戴上上衣的帽子,就拼命往家的方向跑。刚走几步,鞋子就已被雨水泡得彻彻底底,“唉,还怕什么,无所谓了……”正准备撒开腿冲,突然一双大手抓住了我衣服的后领,冰凉毛糙的感觉,甚至由点“粗鲁”,让我不禁缩了缩头,准备挣开这莫名其妙的束缚。刚迈出的脚还没落地,眼前视线一沉,头上飘来一把黑色的大伞,在满是人的路上,并不起眼,还没来得及转过头,身后就刮来了熟悉的声音:“雨这么大,还这么急跑回去,脑子有问题啊,也不知道躲躲!”这责骂与嫌弃的语气,早已把我的耳朵磨出了茧。可即使如此,我却没有再感觉到那冰凉的雨水……(胡景露)

 

那天,我的舞蹈课结束后和爸爸一起回家,天越来越阴,生怕会下雨,急忙往家赶。可大事不好,刚跑到一半,雨就开始往下落了。雨越下越大,像在嘲笑我们愚蠢,这时爸爸和我说:上来吧,我背你!我犹豫不定,只能跳上去了。背上突然的负重让爸爸失去了重心,一个趔趄险些跌倒,我在背上急忙喊:“爸爸,你没事吧?我太沉了,还是下来吧。”爸爸用双臂紧紧地裹着我的腿,只说了句:“抓牢爸爸!”爸爸在风雨中一步一步地走着,走得很慢,但是很稳。我趴在爸爸的背上,手拿着包,看到爸爸的眼角上多了几道岁月的沧桑,看着爸爸被雨水冲刷得有些狼狈和褶皱的面容,心里有说不出的愧疚可又不敢出声,只好偷偷地摸了把泪,手上抱紧了爸爸。终于,到家了。我赶忙去阳台上拿毛巾给爸爸擦拭脸颊,在阳台上我听到他正在艰难而认真地呼吸,那气息很沉,很长,起起落落,我感到很难受,眼泪又打湿了眼眶,流了下来……(李辉耀)

 

夜里,看着外面风雨交加的天气,我的思绪不由自主地回到了我六岁那年的一个冬天。那天,也是这样的风雨之夜,凛冽的寒风吹着树枝,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,地上铺满了落叶。年幼的我在这个寒冷的夜晚发起了烧,爸爸妈妈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最后,爸爸决定背我去医院。爸爸并不高,也不强壮,但却为小小的我挡住了寒风,一开始爸爸的脚步还算轻快,到后来,他的步伐越来越小,越来越沉,速度也越来越慢,外面的寒风呼呼吹着,我在迷糊中好像听到了爸爸沉重的呼吸声,头上渗出了密密的汗珠……却还不住地安慰我:“再坚持下,马上就到了。”那时的我虽有些迷糊,但爸爸的背影一直留在我的记忆中……(虞越)

 

 

呵护宠爱的父亲

小的时候,晚上睡觉总是不老实,容易从床上滚下来,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感觉迷迷糊糊中有一双手托住了我。有一次实在困得不行,在床边上躺下来睡了,朦胧间听到了一声责备:“怎么回事,睡在边缘上,小心摔了呗!”我的腿不禁耷拉了下来,一只手慢慢伸了出去,头也渐渐歪过去,这时我突然翻身,觉得应该要掉下去了吧!但是,突然有双手撑住了我,这手肉肉的,肥肥的,但又是粗糙的,温暖的掌心,让寒冷的夜晚不再变得冷清,而又多了一些柔情,我嘴里嘟哝着声:爸爸。倚了倚又睡了过去,模糊中仿佛听到了爸爸低沉而又温柔的笑声……(王歆妤)

 

世界上有许多的爱,但父爱永远是默默无闻的,伟大的。那天我睡下后,因为身上发痒半夜醒来,翻来覆去。突然大门一开一关,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显得惊天动地。我知道肯定是爸爸回来了,我立刻装睡,他果真来看我了,他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,蹑手蹑脚地走进来,他在床边站了一会儿,应该是在看我吧,我躺在被子里,身上又痒又热,可我始终没敢动弹一下。爸爸弯下身,为我拉好被子,把我裹着紧紧的,理了理我的头发,悄悄地走了出去,但是,关门前还没忘回头再看我一眼。门合上后,我悄悄地睁开眼,从心里传来了阵阵暖意,感觉很奇妙,这大概就是爸爸对我的爱吧,那么简单又那样的浓郁。(徐梓敏)

 

爸爸给我留下的背影是高大的。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。

过马路的时候,爸爸总是牵着我的手走在前面,左看看,右看看,有时没有几辆车了可以过去了,他还是要踌躇一会儿,我焦急得直跺脚:“爸爸,为什么还不过去啊?”说着就要拽着爸爸往前走,爸爸一把拉住我,这时东张西望的头才肯“回正”:“你的年纪太小了,过马路一定要确保安全才行啊!”说完,爸爸的头又开始运作了,我们又等了一会儿,车终于走得差不多了,爸爸突然喊了声:“走吧!”宽厚而温暖的大手紧拉着我,脚步一刻也不停地把我护送到对面。

过完马路了,父亲拉着我的手才稍稍松了些,好似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了。(袁琳)

 

儿时的我,是父亲的跟班。那时的我,特别好动,一刻也闲不住,只知道跟随父亲到处玩,小手紧紧地拉着父亲那宽大而温暖的手,不愿放开。两只圆溜溜的眼精不时地黏着父亲的后背。父亲虽不是很挺拔,但在我看来他是那样的高大,背总是挺得直直的,充满自信与力量。仰望着父亲的背影,就觉得充满安全感,觉得即使天塌下来了,也有父亲能够为我扛着。心中不觉涌起一股自信,连头也不自觉地抬高了一下。现在爸爸老多了,也瘦多了,两鬓已经发白,深深的皱纹也顺着脸颊爬了上来,而他那双眼睛,却仍是那样炯炯有神,好似时时刻刻都在看着我。(郭娜)

 

粗中有细的父亲

有一次,我生病了,爸爸到医院陪我。中午,爸爸去医院食堂买饭,里面有我最喜爱吃的鲫鱼,吃饭时,爸爸先将鱼头和鱼尾夹去,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鱼皮挑开,慢慢地抽出细如发丝的鱼刺,又把刺运送到打包袋,来来回回有条不紊地剃了好久。我眼巴巴地看着爸爸,爸爸低着头,弓着背,目光始终盯着饭盒里的鱼肉,手上的动作熟稔轻柔,好像在雕琢一件十分精美的艺术品,无比专注。爸爸怕我饿,把剔好的一点鱼肉先送到我的碗里,只说了句:“吃吧。”于是又继续忙活了。那一次的鱼肉,甜甜的,暖暖的,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鱼肉,因为里面有爸爸的爱。(沈欣)

 

我到了学校,上了大巴,将旅行箱放在车下,看到爸爸在同老师交谈着什么,我那时真是少小无知,总觉得他做事多此一举,总希望他能少说几句话,当他终于交谈完毕,就送我上车,我将背包放在胸前,他嘱咐我当心不要漏了东西。我心里暗想,我又不是幼儿园的孩子,用不着担心我这样那样,我自己能管好自己,老师也知道怎么照看我们。我真希望爸爸赶紧离开,这样我可以自在地开启一天的旅程。我殷切而焦急地“目送”爸爸,直到在我的视野里再看不见他张望的样子,才回过头来,习惯性地打开书包,发现里面有一板荼苯海明片,附有一张纸条:就知道你会晕车,特意给你备好的药,记得吃哦。看着纸条上端正的字迹,有那么一刻,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自作聪明了……(李悦成)

 

 


黄婷老师的话——

九九重阳,久久长长。这两周,我们语文学习的单元主题叫:至爱亲情。亲情,从小学开始,我们就学过很多课文,散文、诗歌、成语,到高中、大学课本中还有着不少关于亲情的作品,又或在后来的成长过程中遇到了一些亲情的文章、新闻、事情。毫无疑问,这种身在其中、与生俱来、命中注定的情感和关系,总会成为我们心中无法抛弃的牵挂或是羁绊。

一年前,那场给父母的诗会,在孩子们心中埋下了感恩的种子,在场者皆为之动容。遗憾的是,我未能看到那粒种子萌发的样子,未能听见新芽破土的声音,庆幸的是,此刻的我可以见证他们的这一年的成长,感受他们情深意长的真诚。惶惑的是,作为一名实习老师,作为一个不被社会看好的“90后”,第一次去教孩子们感受亲情,感激父母,我该拿什么去唤醒他们心中许是沉睡了一段时间的感恩之心呢?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同学到我家做客的那天,晚饭过后,我们一家送同学去车站,父亲在站前把我们放下,让我带着同学取票送她进站,他在前面找个地方掉头再来接我。下车后,同学跟我说:“你爸好细心,想得真周到啊!”我迟疑了一下,同学接着说道:“叔叔怕我找不到取票检票口,让你陪着我,又怕我拘束让你一个人送我,这不是细心是什么?而且吃饭的时候一直让我夹菜,做的菜也好吃……”“这不是细心是什么?”我在心里也问了自己,一个陌生的人在短短几个小时的相处中就能看到的细节,而我,做了二十多的女儿竟从未发现。同样是送行,我又想起父亲送我去车站的情形,那时我坐在他电动车后面,路灯打着昏黄的光,照在父亲的背上,头顶的发已覆不住老旧的头皮而摇摇晃晃,唯有鬓角坚硬嚣张的白发在灯下岿然不动。晚风轻轻吹来他的话,一句一句落入我的耳朵,没有命令、没有说教、没有唠叨,像个老者给孩子的建议,洪大又细切,温柔而绵长,铺就了一条从家到远方的路。路的尽头到了,我该进站了,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竟和《背影》中的情形相差无几!十年前,我学这篇课文时,也和这些孩子们一样,懵懵懂懂,似是而非。可十年茫茫,当父亲的背渐渐驼了,发渐渐白了,我才能发现父亲真的老了。我是不是从未好好地看过自己身旁的父母,是不是从未发自内心地去主动理解他们?是不是只看得到他们的懒散、听得到他们的责备,却看不出他们的疲惫,听不进他们的唠叨?是不是把耐心和包容都给了他人,留给父母的只有挑剔?尊老孝亲这些道理我们从小就懂,但父母这份沉甸甸的爱和苦哈哈的心却值得我用一生去领悟,更何况这些孩子。

我在大学里参加过一个诗词吟诵社团,其中一首保留曲目是《诗经·蓼莪》,每当唱到“父兮生我,母兮鞠我。抚我畜我,长我育我,顾我复我,出入腹我。欲报之德。昊天罔极!”时,我们总会泪眼模糊,泣不成声。这种真情的流露绝不是为了吟唱的效果,而是一个个求学的孩子在第一次离开父母的怀抱后,在他乡对父母唱出的迟来的感念和愧疚,那是怎样一种心情和声音啊!我曾在一个停电的夏夜把这首诗唱给父母听,外面的雷雨声应着诗中的文字,和着我的声音,我唱得比以往都认真,用力。黑暗中我们无法看清彼此的脸,但他们片刻的沉默让我感觉他们听懂了这首诗,因为这诗唱的就是他们自己啊!或许,这就是文学和音乐带给人的震撼和教化吧。

歌曲《想把我唱给你听》这样唱道:“想把我唱给你听,趁现在年少如花,花儿尽情的开吧,装点你的岁月我的枝芽。谁能够代替你呢?趁年轻尽情地爱吧!最最亲爱的人啊,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。”在此,我想做一次亲情的片段分享,让孩子们去回忆、撷取那些与父母相处的时光,看看他们是怎样用自己略显青涩的笔触,在自我意识开始觉醒的“中二”期,去理解、抒写这再平常不过、可又谁也代替不了的至爱亲情。我应该感谢这些孩子,是他们推动着我去体会几乎被我认为理所应当却最珍贵难求的情感,我应该感谢这些孩子,是他们帮我拾回了那些埋在内心深处闪着阵阵华光,缀着点点泪光的记忆,这些记忆将继续照亮我的人生。

 


Copyright © 延寿游鸿明音乐社区@2017